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昌生的博客

以经济学的视角观察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早年系物理教师,曾任地方主要领导专职秘书,离开官场后到国有、合资及私营企业中从事管理工作。在生活与工作中,信奉自由经济思想,并在工余时间努力传播。虽然传播并不很受欢迎,也早已唇干口燥处处碰壁,但本人仍认为此事重大,故矢志不渝并乐此不疲。联系方式:byxcs668@163.com,或者QQ22695364。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生猝死的根源是什么?   

2016-09-02 13:3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玉玉,一个正准备上大学的花季少女,因为9900元学费被骗而猝然离世,这真令人扼腕唏嘘;两天后,悲剧再度上演,宋振宁,一个风华正茂的大二学生,因为2000元学费(或许更多一点,因为人已死而无法查证)被骗而步徐玉玉后尘也猝然死去。

两个大学生的悲剧导致舆论哗然,有人慨叹现在学生心理素质的脆弱和社会道德的沉沦,有人对骗子咬牙切齿,更多的声音是在问:是谁出卖了我们的个人信息,以至于骗子们能够精准施骗?还有人进一步挖掘:既然网络平台上有黄碟网络平台要负责,为什么电信网络有诈骗电信网络却可以免责;既然人被骗死了骗子就很快能抓到,为什么人没有被骗死的案子公安却总是迟迟破不了?

这些追问很有意义,不过,笔者还是想从另一个角度来提问:在这个道德已经普遍沉沦的社会里,被骗的人很多,被骗的大学生也很多,被骗的心理素质差的大学生还是很多,为什么只有徐玉玉和宋振宁会死?我的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穷,他们特别穷!

报道说,徐玉玉的9900元的学费是靠父母东拼西凑借来的,宋振宁家庭每个月的全部收入都给他才够他在大学里开支,通过媒体这样的描述,我们都能想象出这都是些什么样家庭!用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这样的成语来形容也许一点也不为过。这样家庭里的的孩子被骗,其深深的自责与对前途的绝望之情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到的!不是贫困到了极点,或者说,即便是城市里的一般家庭,有多少孩子会为了区区几千元丢失而耿耿于怀郁郁寡欢?更遑论伤心欲绝而至家破人亡了!

其实,像徐玉玉、宋振宁这样的家庭并非个案,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资料,中国到2015年大约还有7000万贫困人口(按我们自己的标准),极端的贫困人口,也就是人均每天收入1.9美元(这是国际标准)以下的人口没有看到官方数据,但外媒报道大约接近总人口的4%。那么,问题来了,解放都67年了,改革开放也三十多年了,为什么中国还有数量如此庞大的穷人队伍?他们翻身希望在哪里?

所以,与其说大学生被骗猝死,不如直接说穷人被骗猝死;与其讨论大学生为什么会被骗猝死,不如讨论穷人为什么会这么穷?并且,穷得没有一点承受能力,穷得没有一点翻身希望!

其实,这个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穷人,但是,仔细分析一下,富国的穷人与穷国的穷人在本质上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富国的穷人,比如欧美的,他们大都是自己不愿干活,心甘情愿地选择清贫的生活方式,只要他们愿意勤劳刻苦,改变窘境过上体面的生活还是比较容易的,就连别的穷国偷渡过去的人一贫如洗,发奋努力几年,其收入与境况的改善与过去在穷国相比不啻天渊。

穷国的穷人,比如中国的,他们对财富延颈鹤望,不但自己愿意干活,而且含辛茹苦胼手胝足,但也仅能解决温饱问题。有的人不甘心,总抱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决心拼搏一翻,但大部分人都不能成功,收入增加远赶不上GDP增长,甚至连物价增长也望尘莫及。

当一个国家的社会贫富分化程度日趋严重,穷人的收入大面积地出现停滞甚至倒退的时候,这说明穷人变富的通路已经堵塞。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少数人不能脱贫,这有可能是资质天赋及勤奋懒惰等个人因素所致,但大部分人都无法致富甚至返贫,则说明我们的制度出现了重大的缺陷。缺陷在哪里?缺陷当然很多,普通百姓也能如臂使指数出一二三四。但是,我们还是应当通过对经济学知识的梳理,从纷繁复杂的现象当中找出根本性的缘由所在,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

有一个故事不得不反复提起,虽然老套,但却常读常新。说是人类尚处在以物易物的蒙昧时代,某甲有两柄斧头,一柄自用一柄闲赋,某乙有两只野羊,一只自享一只多余,二人自发将多余的物品交换,结果某甲闲赋的斧头变成了某乙劳动的工具,而某乙多余的野羊变成了某甲丰盛的美餐。斧头还是那只斧头,野羊还是那只野羊,交换使原本对两人都是无用的物质变成了对两人都有用处的财富。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交换使人类有限的资源得到了更加合理的分配,平等自愿的交换产生财富。这一条是经济学的基石,虽然经济学中也有门户之分,但它却超然于派别之争而历经风雨颠扑不破。

这个故事还告诉我们,要想改变一个人的境遇,或者说要想增加一个人的财富,或者再直白地说,要想使一个人由穷变富,就一定要允许他自愿交换,允许他与别人取长补短互通有无,只要这种交换不妨碍第三人,国家就应当鼓励或者宽容。如果一个国家的政策将穷人自由交换的权利给扼杀取缔了,那么穷人变富人的希望就会彻底泯灭。

当下中国的一个普遍问题是,当穷人们不愿交换时,政府却偏偏强迫他们交换;当穷人们自发交换时,政府却偏偏不让他们交换。

先说穷人不愿交换政府却强迫他们交换的:你身处沿海,不想吃加碘盐行不行?那不行,政府要为你的身体着想;你对稳定工作没有信心,不想参加社保行不行?那不行,政府要为你的未来着想;你为了尽快得到一份工作,不要最低工资行不行?不行,政府要为你的生存底线着想;你的亲人去世不想火化,或者火化了不买骨灰盒行不行?那不行,因为政府提倡殡葬改革要为更多的活人着想;你合理合法的房子不拆行不行?那不行,因为政府要为公共利益大众利益着想;你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不被征用行不行?那就更不行,因为这土地压根就不是你的,它是集体的,而集体是听国家的,能够补偿一点款项给你已经很不错了……

再来看看穷人自发交换政府却偏偏不肯的:你钱不多,不想坐人力车又打不起的士,坐摩的行不行?不行,因为政府认为坐摩的很危险,它比你更关心你的生命安全;你的孩子在农村无人看管,到城里公立学校又交不起借读费,自己找一个打工子弟学校读书行不行?不行,因为政府认为这个学校没有电脑没有操场教室太小光线太暗会误人子弟,他比你更关心孩子的未来成长;你身患尿毒症需要血透,交不起公立医院费用而几个人合伙购置一台血透机自行诊治行不行?不行,因为政府认为这样做没有专业医生指导不合规范,他对你生命的珍惜远远超过你本人;你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让差半年满16岁的孩子出来打工挣钱行不行?不行,因为政府认为孩子不读书就没有未来,他们对你的孩子比你更加无微不至;你不愿意看高尚的节目,只想看低俗的节目行不行?不行,因为政府认为你不应该是一个只图自己快乐的低俗的人,你应该通过学习观看高尚节目成为一个身居山野心忧党国的高尚的人;甚至,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你感觉自己这一辈子希望不大,想多生一个孩子以便自己老有所养时行不行?不行,因为政府认为你就是一台生育机器,最终会沦为越生越穷的窘境,他对你的生活比你想得周到细致……。

如果你是想通过创业来生产商品与消费者交换,那么政府就有更多的门槛山头等着你。想办个加油站行不行?不行,因为政府规定石油只能由中石化中石油专营;想经销学生教材行不行?不行,因为政府规定学生教材只能由国营新华书店专营。那你决定不做这些让人眼红的生意,做一些零打碎敲的小本生意,比如开个旅行社,做个物业管理什么的,行不行?恐怕也不行。旅游部门规定开个旅行社至少要交10万元保证金,并且旅行社的总经理需要旅游局颁发的资质证书;房管部门规定开个物业公司,需要注册资金50万元,并且还有工程师经济师中级职称以上人员若干。也就是说,你因为没招到合格的总经理或者没有能干的管理人员,导致自己的买卖赔本自认倒霉都不行。你再退求其次,愿意风餐露宿日晒雨淋在街头支个小摊或者骑个三轮混口饭吃行不行?还是不行,因为政府认为这样做有碍城市美观妨碍交通秩序。其实,就算你侥幸逃脱了部门审查而成功地办起了一家企业,这并不等于你交换的权利得到了保障,因为后面还有相关部门无穷无尽的吃拿卡要在虎视眈眈。

三十多年前的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取得了世人瞩目的不凡成绩,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发生了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究其根本就是释放人的自由。当每一个人平等自愿的选择权利都能得到尊重与保障,每一个人就都有了增加财富改善境遇的机会。三十多年前,那些在家待业的、无正当职业的或者是劳改释放的人,往往能够率先成为万元户,为什么?并不是那些人知识更多本领更大,而是因为那个时候政府并没有制订太多的规矩来限制人们的交换,没有人说他们的摊点妨碍了市容(当然不是指占地为王摆在路中间的那种),没有人说他们的大碗茶不合卫生要求,没有人说他们的出租车需要专门资质的公司才能营运,没有人说做个信息中介还要求具备经济师的水平,他们往往通过练地摊卖早点便能掘得第一桶金。那个时候最羡慕他们的是公务员,他们认为商海里交换机会更多,更能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于是便有了公务员纷纷下海经商一说。

反观现在,你甭说摆摊发财致富,就算是能够安稳地让你摆上一天两天,你就谢天谢地了,弄不好不仅发财无望,闹上个与夏俊峰、崔英杰似的铤而走险家破人亡也有可能。公务员队伍里或许也有个把凤毛麟角的会离职经商,但你看到更多的是浩浩荡荡趋之若鹜的公务员考试队伍。反差为什么这么大?说到底是现在要想通过平等自愿的交换来致富,其机会已经是微乎其微,而通过干预别人的交换或者直接掠夺别人的财富来发财,其机会却是与日俱增,因为政府的权力在不断膨胀,不该管不用管的事情都在大包大揽。

虽然政府的大包大揽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为了你的身体你的安全你的孩子或者大众利益,不过,仔细分析其背后无一不是政府部门和官员的利益在无孔不入。这种利益现在已经公然凌驾于百姓自由交换的权利之上,而且愈演愈烈根深蒂固,这意味着百姓自由交换的机会已经减少并将越来越少。没有了自由交换的机会,百姓又到哪里去寻找脱贫致富的希望?

病因找到了,有没有治本的方法?有,那就是把市场能够解决的问题都留给市场,政府回归到保护百姓产权和维护市场公平公正原则的本职工作上来。只要政府的权力不断缩减,百姓自由交换的机会就会增多,他们中的大多数自会逐步走向富裕。

有人说,魏则西的死换来了政府对搜索引擎竞价排名的整顿,故而,希望徐玉玉、宋振宁的死也能换来政府对电信欺诈市场的严厉打击,而我则期望政府能走得更远,不仅要加大打击犯罪力度,更要加快减权速度,只有政府权力的不断减少,让更多的穷人自由交换,才能给更多的中国穷人带来由穷变富的希望!

 

 

本文首发于《经济学家告诉你A》。

 

  评论这张
 
阅读(300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